连载本人的回忆新闻《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》。但新闻刊登了三天,就停稿了。一篇新闻忽然腰斩,致使议论纷纷.因此女儿的本意绝不是剥夺本人的话语权,而是发表文章的机遇不对,因此建议我缓一缓,往后推。

我缄默了十几年

  2004年2月23日,香港《明报》开始连载本人的回忆新闻《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》。但新闻刊登了三天,就停稿了。一篇新闻忽然腰斩,致使议论纷纷。

  其实,真正的原因唯有一个,就是我在停稿启事中所说的:“《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》一文全部是本人的亲身经历,是我前半生坎坷碰上的真实写照。今应女儿洪晃的请求,续稿暂停。”

  女儿洪晃的请求是唯一的原因。女儿是如何请求本人的?在2004年3月的《北京青年周刊》上有洪晃的某个话可以证明:“我说,未有觉得你未能说话,但我就跟你说一句话,因为你爱我,你女儿这辈子就求你这一件事。我爸想了两分钟,说你要这般这么说,就撤!我也挺感化的,他憋了三十年有话要说,有些情况真是是能忘掉就忘掉。”

  女儿求我撤稿时还说,那时候她娘病重住院,怕该新闻破坏她的病症,要我暂停。并说:“爸,你干脆多写点以后出本书。”

  因此女儿的本意绝不是剥夺本人的话语权,而是发表文章的机遇不对,因此建议我缓一缓,往后推。

 我有话要说

  我和章含之从相知、约会、相伴到离异整整23年(1949至1973年),我与她的婚配于“文革”这段时间破损。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年代是猖獗的年代,也算也是我一生中最不幸、最灾难深重的岁月,一直到现在不堪回首。

  自1993年起,章含之写新闻、出书或认同造访,凡提到她和我离异那某个往事,总说是毛泽东主席叫她离异的。她说毛主席批评她没出息,是这种这样对她说的:“我的老师啊,我说你没出息,是你好面子,自己不解放自己!你的男人已然同别人好了,你最后不离异?你最后怕别人清楚?那婚配已然吹掉了,你最后不解放自己?”我那时候一查看便懵了,借毛主席的话说我们离异的事,的确闻所未闻。这一门的确非同小可,从此陷我于不义。

  眼下我已年过七十了,人到古稀之年重新回忆这段往事仍在还是都觉得痛心疾首,偶然仍在还是彻夜辗转难眠,有时会从噩梦中惊醒。好几次想掷笔作罢。不过,我要以“文革”幸存者的身份,拿出对“文革”的投诉,留部分史料给后人,我有职责还从前的本来面目。到底谁是婚变的始作俑者?到底谁是婚变的主角?我必须把三年前弄好的文稿实行改正、补充,以较完整的面貌呈献在读者眼前。我期望以此举措对读者、亲友与我自己作一个交代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保温瓶资讯网--一个有温度资讯网 » 连载本人的回忆新闻《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》。但新闻刊登了三天,就停稿了。一篇新闻忽然腰斩,致使议论纷纷.因此女儿的本意绝不是剥夺本人的话语权,而是发表文章的机遇不对,因此建议我缓一缓,往后推。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